DAV首页
数字音视工程网

微信公众号

数字音视工程网

手机DAV

., .
null
快捷,
卓华光电,
德浩视讯
null
照彰实业, 照彰实业
招商广告
创凯,
null

我的位置:

易事达

share to

史上最惨创始人!250亿帝国如今8亿贱卖,还被兄弟亲手送进了监狱

来源:凤凰网     作者:文/金错刀    编辑:航行150    2019-10-12 10:38:09     加入收藏

2008年北京奥运会工程招标,雷士聘请了全明星级设计专家团队,包括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、复旦大学电光源系等等。这些专家作为雷士奥运工程灯具研发及团队的顾问,拿下了7000万元照明工程大单。   

  

  最近,中国最大的照明企业——雷士照明,被史无前例的贱卖给了美国。

  为什么说是贱卖?

  雷士照明,曾被飞利浦视为作为头号竞争对手,市值曾超过250亿。

  美国投资机构KKR,只用了不到8亿美元,就收购了雷士中国70%的股权,连个零头都不够,比当时的家乐福还惨。

  但是,作为国内最大灯具企业雷士照明的创始人,吴长江已经没有了任何话语权。

  他的一生,被捧上天,又被狠狠摔倒地上。

  33岁创办雷士照明,7年做到中国第一,但在引入投资后的9年时间里,经历兄弟内斗、投资人拆台、3次被驱逐出自己一手创建的企业,最终成为阶下囚。

  佩服吴长江的人,认为他是一代枭雄,痛恨他的人,大骂他赌徒和骗子。

  1

  一分钱不收,还倒贴三万,

  他让中国电灯泡有了专卖店

  在雷士创立之前,整个中国还没有一家灯具专卖店。

  大多数灯具企业没有品牌,选择为欧美品牌代工;少数有些品牌意识,一般都是前店后厂,成了建材家居市场的陪衬。

  门槛低、轻研发、重制造,甚至连模板都是抄的。

  但当时的照明行业每年增长率稳定在20%,将近3000家企业都活得挺好,也没人愿意主动改变。

  要想当老大,就必须有过人之处。

  吴长江看到满大街都是家电专卖店,心想,怎么卖灯的就不能开专卖店呢?于是,雷士率先推行了专卖店模式,同时实行产品召回制度,打开了市场。

  专卖店是开起来了,但当时的雷士照明,一没有市场基础,二没有雄厚资金,吴长江愣是靠着费尽心思琢磨出的战术,搞定了这些经销商:

  第一,对于符合条件的经销商,雷士非但一毛钱加盟费不要,还补贴3万元,帮他们装修店面。

  这还不够,盈利归加盟商所有,还给店员发基本工资。经销商们一听能免费开张,纷纷主动找上门来。

  但有一个前提,加盟商第一单必须进不少于10万元的货,以保证雷士不亏本。

  第二,在最让人头疼的货款管理上,吴长江搞了一个“雷士版花呗”。

  对于资金紧张的经销商,雷士可以先垫付一定的信用额度,规定经销商必须像用信用卡一样如期还款。如果不按期还款,将在雷士丧失信用,不但无法再像从前一样刷卡,还要向雷士缴纳滞纳金、罚款和利息,同时还面临断货风险。

  如果按期还款,信用额度则可循环使用。

  当时中国的商业环境下,搞定了渠道就搞定了天下,这给雷士提供了很强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2003年,雷士照明销量翻了一倍,到2005年,雷士销售额超过了8亿元,成为国内最大的灯具企业。

  这时的吴长江,在公司里的声誉和威望都到达了顶峰。

  但吴长江并不满足于把雷士只做一家零售店,他的目标是拿下全国市场,在当时,商业照明领域60%以上的采购和使用都来自工程设计团队,像装修设计公司这样隐形的渠道,话语权是很大的。

  还有什么比搞定他们更简单粗暴的呢?

  于是,雷士照明在当时专门成立了一个营销团队,大力拓展新渠道,这种“2B”类型的业务,关系一旦结成,就相对牢靠很多。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工程招标,雷士聘请了全明星级设计专家团队,包括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、复旦大学电光源系等等。

  这些专家作为雷士奥运工程灯具研发及团队的顾问,拿下了7000万元照明工程大单。

  2

  10年被三次扫地出门,

  创始人天天晚上做噩梦

  雷士的日子好了,但谁也想不到,这家发展如此迅猛的巨头,从此之后的核心任务,不再是生产销售,创始人吴长江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一件事上——找钱。

  可别人找钱,是为了企业扩张为了补窟窿,吴长江呢,是为了自己不被赶出公司。

  一个创始人被赶出公司?是的,听起来如此魔幻的事情,就这么发生了三次!

  1. 与兄弟反目,上演第一次逼宫

  在吴长江创立雷士时,还找来两个合伙人,胡永宏、杜刚。三个都是重庆人,都是是高中同学,吴长江是班支书,胡永宏是班长。

  好日子来了,三个合伙人之间却开始产生了矛盾,拍桌子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  到了2005年,三个创始人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了极限。另外两人行使投票,要吴长江拿8000万彻底退出“雷士”。

  就在吴长江签订协议退出后的第3天,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全国各地200多个供应商和经销商,还有公司的中高层干部,集体反水逼宫,赶走两位合伙人,迎立吴长江。

  在经销商的支持下,吴长江获得了100%控制权,但他需要在半年内出1.6亿元现金购买二人的股权,一时间资金链差点断裂。

  他甚至借过5分的高利贷,天天晚上做噩梦,但是白天在员工面前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,为了救急,柳传志还牵线朋友借了吴长江200万美元。

  局势是控制住了,但彼时的吴长江已债台高筑、苦不堪言。

  2. 与投资人反目,上演第二次逼宫

  第二个把吴长江赶下台的人,叫阎焱。

  2006年,作为软银亚洲总裁的阎焱,与吴长江商量融资价格,按照雷士2005年的5000余万的利润,开出了8.8倍市盈率、超4亿元的估值。

  2011年,在阎焱的牵线下,雷士照明引入施耐德为战略投资者,阎焱的潜在话语权进一步扩大。

  阎焱(右)

  到了2012年,由于意见不合,阎焱把吴长江赶出了雷士,自己接替他出任董事长。吴长江对媒体表示自己“不想下船,但被逼下船。”

  这次,吴长江再次动用了同样的“杀手锏”。

  2012年7月13日,由雷士经销商带领的罢工正式开始,一个月后雷士照明的核心供应商停止向雷士供货,内部多名高管辞职。

  甚至这帮经销商还向重庆市人民政府递交了请愿书,上面写着:

  我们已经被施耐德逼到了绝境...只有吴总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,只有吴总才能带领我们前进。

  这次地震断断续续持续了整整一年,一年之后,吴长江在经销商的支持下,再度回归。

  但哪个企业能经得起这种折腾?

  一连串闹剧后,直接导致雷士照明业务的止步不前,2012年,雷士营收同比下滑6.6%,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6%,而到2014年,净利润仅为-3.5亿元,上市后首度亏损。

  但是,这次返回董事会对吴长江来说,不是胜利,而是他最终失败的开始。

  3

  与合伙人大打出手

  最终沦为阶下囚

  在吴长江眼里,第三个男人王冬雷,是雷士照明的“强盗”。

  当时,王冬雷所在德豪润达以生产西式小家电起家,受金融危机的影响,王冬雷不得不带领德豪踏上转型LED之路。

  他的计划是找到一家拥有较强渠道的照明企业,强强联合,所以,吴长江与王东雷相见恨晚。吴长江对王冬雷提出的要求是:务必帮我赶走阎焱。

  王冬雷确实做到了,2013年,他说动了施耐德中国区总裁,阎焱辞任董事长出局,吴长江重新坐稳了雷士的CEO。

  但吴长江斗不过阎焱,更斗不过比阎焱还老辣的王冬雷。

  2014年8月8日,雷士照明的一纸声明彻底捅破了窗户纸,公司宣称CEO吴长江辞职,同时,下任的还有其余吴长江的亲信。

  这次声明,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斗殴事件。在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办公室,王冬雷带领几十个人和个办公室人员起了分岐,吴长江拒绝交出公司的营业执照、工商资料和财务印章。

  风波当天还惊动了防暴警察,他们被警察带走之前,吴长江也发了狠,对王冬雷说:

  老子只比你小一岁,我怕你个屁!你有本事把老子做了,你走不出这个大楼!你有本事就来!

  如果你算一下,这已经是吴长江第三次被自己创立的公司驱逐了。

  然而,最残酷的是,吴长江的杀手锏再也没有了:由于股权的一步一步的转让,一个创始人的话语权,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1.71%。在这种绝对的弱势之下,经销商也不敢再强出头。

  而接班的王东雷上位后,迫不及待想要把企业卖给美国,最终雷士的大部分股权到了美国企业KKR手中。

  那几个月,吴长江整日呆在酒店茶饭不思,他魔障了似的喃喃自语:

  雷士是我一手创办,就像我的孩子,或许在别人看来,没有雷士不过是少了一个挣钱的工具,但对于我而言,没有雷士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2016年12月21日,吴长江因挪用资金罪、职务侵占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,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,并责令其退赔370万元给被害单位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。

  2018年,“吴长江案”重新被裁定,裁定书显示: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发回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。

  结 语:

  到刑满出狱,吴长江将超过60岁。

  作为一个创始人三次被迫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,两次为以示清白重返,是一种什么感受?

  吴长江是这么说的:第一次,大家还有同学情,比较友善;第二次,是用了资本的手段,让我损失很大;第三次,暴力手段血洗。

  一次比一次凶险,一次比一次激烈。

  但作为创始人,吴长江有一个极其致命的问题,他不喜欢用现代企业制度来管理公司,而是靠人治,靠长期野蛮生长养成的江湖做派。

  即便公司上市之后,他依旧把雷士视为个人企业。做事一意孤行,瞒着董事会收购、经常绕开董事会开除副总,甚至天真的以为,我是创始人,如果我不想下船,谁也赶不走我。

  江湖恩怨已成往事,但吴长江的反思值得再看,他说,造成今天的现状,我要负80%的责任:

  1.太理想主义,只顾干活,不善攻心;

  2.不害人,但也从不防人;

  3.坚守自己的底线,不触动底线过于忍让包容,触动底线又过于强势;

  4.总把公司当作自己孩子,以至于到自私的地步

  刀哥觉得,假如雷士这些年能把花在内斗上的精力全部放在产品上,用制度管理企业,现在或许会是另外一种命运。

  因为,在利益驱动的商业世界中,最靠不住的就是人性。

  参考资料:

  《雷士照明大败局:一代枭雄没落,吴长江被判14年!》 快刀三侠

  《吴长江:雷士是我的 谁都别想碰!》中国照明网

  《吴长江 中国式出局者》 南方人物周刊

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凤凰网,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若有任何疑问,请与本文作者联系或有侵权行为联系本站删除。

相关阅读related

赛普,

评论comment

 
验证码:
您还能输入500